<menu id="emyau"><strong id="emyau"></strong></menu>
  • <menu id="emyau"></menu>
    <menu id="emyau"><menu id="emyau"></menu></menu>
     手機版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畜牧動態 > 政策法規 > 文章

    2021版《動物防疫法》系列解讀之四

    時間:2021-02-10    點擊: 次    來源:智牧研究院    作者:牧豐 - 小 + 大

    2021年1月2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修訂草案,隨即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69號主席令》形式公布,自5月1日起實施。這是時隔13年的的再次系統性修訂。

    動物防疫法可以稱之為我國動物防疫工作的“母法”,動物防疫和獸醫人員管理的法律制度均由該法確立,本次修訂還專門授權國務院制定獸藥、獸醫器械管理辦法,其在獸醫領域的“基本法”地位更加突出。

    筆者長期關注動物防疫和獸醫管理工作,曾參與相關法律法規修訂研討,計劃利用6至8篇的篇幅,在與上版防疫法文本對照基礎上,對2021版《動物防疫法》作簡要解讀。

    系列解讀四:

    2021版《動物防疫法》解讀:檢疫與無害化處理

    本篇解讀2021版《動物防疫法》第五章、第六章。

    第五章 動物和動物產品的檢疫

    第五章修改前后都是9條,條數沒有變化,但實質內容的調整是非常大的,也非常重要。新增和修改的內容將在下面結合條文解讀。

    刪除的內容主要有兩項:一是刪除了檢疫收費相關規定,2015年財政部和國家發改委印發《關于取消和暫停征收一批行政事業性收費有關問題的通知》后,實際上已經在全國范圍內暫停征收動物及動物產品檢疫費,檢疫工作經費納入動物防疫經費統籌解決。二是刪除了跨省引進種用、乳用動物及遺傳材料事前審批相關規定,取消了一項行政許可事項,應當與中央“放管服”改革大背景有關。

    解讀:第四十八條,關于檢疫實施主體。

    本條由原法第四十一條刪除部分內容而來。原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中關于官方獸醫任職資格的規定,修改后調整至新法第六十六條;第三款關于官方獸醫的定義被刪除。

    官方獸醫定義被刪除表述中有兩點值得注意:

    一是刪除“負責出具檢疫等證明”表述??梢岳斫鉃?,除海關所屬的官方獸醫外,本法中所謂官方獸醫已明確為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的官方獸醫,只負責實施檢疫和出具檢疫證明,法律中不再有官方獸醫隸屬其他機構、出具其他證明的空間。

    二是刪除“國家獸醫工作人員”表述。2011年,原農業部印發的《關于做好動物衛生監督執法人員官方獸醫資格確認工作的通知》要求,官方獸醫必須是編制內人員,且在動物、動物產品檢疫和其他動物衛生監督管理執法崗位工作。新法施行后,主管部門任命官方獸醫是否堅持必須為“在編在崗”人員,目前各地實際使用的“協檢員”會不會納入官方獸醫隊伍,有待進一步明確和觀察。

    解讀:第四十九條,關于檢疫程序。

    本條刪除了原法中“實施現場檢疫”的“現場”二字,并新增第三款規定飼養場和屠宰企業的執業獸醫或動物防疫技術人員應當協助官方獸醫實施檢疫。

    這些修改預示著動物檢疫工作機制和程序可能發生重大調整。刪除“現場”表述后,官方獸醫實施動物檢疫的方式更加靈活,既可以委派協檢員到現場,也可以委托社會化組織承擔。之所以這么講,是因為2017年原農業部發布的《關于推進獸醫社會化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中,就有“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檢疫技術性輔助工作”的表述。而新增的第三款,可能意味著飼養、屠宰經營主體將在檢疫申報、實施過程中承擔更多義務,如提供真實有效的免疫記錄、實驗室檢測報告等。但是,對受雇于飼養場、屠宰企業的協助檢疫人員與目前由動物衛生監督機構聘用的協檢員應如何區分,如何安排,也需要作出進一步規定。

    解讀:第五十條,關于野生動物檢疫。

    完善野生動物防疫檢疫監管是本次《動物防疫法》修訂的一項重要內容。二審、三審的修訂說明和近期全國人大農委、法工委有關負責人撰寫的文章,對加強野生動物檢疫進行了詳細說明。在這里只強調一點,無論是非食用性利用的野生動物,還是人工捕獲的野生動物,對其利用或飼養、經營、運輸前的檢疫,只是落實動物防疫法律規定,并不改變野生動物保護管理及其監督執法的法律制度和工作機制。雖然在總則動物定義中刪除了“合法”二字,但檢疫證明也不能替代野生動物養殖和經營利用應當取得的合法性證明,野生動物所有者仍需向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申請相關許可。一定不要混淆依照動物防疫法實施的檢疫與依照野生動物保護法實施的許可審批這二者的各自權限與重大區別,進一步強化而不是削弱國家對加強野生動物保護監管的法定措施及其效果。

    上一篇:2021版《動物防疫法》系列解讀之三

    下一篇:修訂動物防疫法的重要意義、總體思路及重點

    網站地圖 | 服務條款 | 聯系方式 | 關于陽光
    冀公網安備 13050002001403號

    |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瀏覽 
    冀ICP備14003538號  |   QQ:472413691  |  電話:0319—3163003  |  
    japanXXXXHD Videos在线
    <menu id="emyau"><strong id="emyau"></strong></menu>
  • <menu id="emyau"></menu>
    <menu id="emyau"><menu id="emyau"></menu></menu>